相关文章

广州“握手楼”私接排污管 河道整治工程如同虚设

  力推开门治水、全民参与,进一步提升 治水规划的科学性及系统性

  2014年,广州市公布了《广州市水更清建设方案》(以下简称“方案”),新一轮的大治水随之拉开序幕。根据方案,包括16条广佛跨界河涌在内的51条重点河涌要在今年年底基本摆脱劣五类,如今治水大限仅剩半年,河涌彻底摆脱黑臭,这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完成得怎样?

  连日来,新快报记者实地走访市内多条重点整治河涌,发现垃圾漂浮、生活污水直排和工业废水偷排的现象依然屡见不鲜,大部分河涌依然长期处于劣V类水质,黑臭的河涌让周边居民苦不堪言。

  新快报记者 李辰曦 通讯员 赵雪峰 刘婧婷 文/图

  车陂涌

  现状

  “握手楼”私接排污管 整治工程如同虚设

  车陂涌位于天河区东部,全长20公里,北起天河筲箕窝水库,流经龙眼洞,后再向南流经广园快速路、广深铁路、中山大道、黄埔大道后流入珠江。根据广州市水务局公布的方案进度时间表显示,车陂涌整治工程已经全面完工。

  前日上午,新快报记者来到车陂涌上游地区、大观路上的新塘村,走进村里不难发现,虽然涌边的堤岸已经改造完毕,显得还算干净整洁,但涌边城中村“握手楼”密集,河涌水质较差,能闻到明显的臭味,水面及河涌两岸还有一些生活垃圾。邻近涌边的居民楼虽然大多安装了白色的截污管,但是仍有一些私接的排水管直接从楼中伸向河面,排放出来的黑水依然将小河染得黄绿不一。

  水务部门有关人士告诉新快报记者,“这个排水渠就是车陂涌的一个小支涌。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经由支涌暗渠,最终流入车陂涌,对水质造成严重污染。”

  对策

  城中村是“硬骨头”,需共同参与治理

  生活污水通过私接的排水管直排入涌,垃圾直接倾倒入涌,除车陂涌外,目前广州中心城区流经城中村的河涌,普遍存在这类问题。市净水公司有关工作人员曾表示,目前生活污水截污难度很大,主要是因为城中村内涌边普遍存在违建房屋,导致没有场地铺设截污管。有些地方即使铺设了截污管,但一些排水户仍将污水直排入涌,不去主动接驳。

  近日,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调研广州河涌治理时曾表示,城中村问题是河涌治理中的硬骨头,需要统筹兼顾,系统治理,截污不能截了下游不截上游,仅靠水务部门一家也是远远不够的,治水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,各部门协同配合,更需要地方政府加强管理和宣传,提高公众的环保意识。

  东濠涌

  现状

  遇到暴雨就“现原形” 截污系统不堪重负

  同样已经完工却一直备受争议的还有东濠涌中北段。经历了两期的整治,目前东濠涌已经全线打通。但是一到下雨天,周边市民便苦不堪言。近日,市民王小姐经过东濠涌时就看到,涌水发黑发臭,她很难理解一条曾经花数亿重金打造的样板涌,为何会是这样的?

 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,东濠涌事实上仍与玉带濠、孖渔岗涌、东川路渠箱、登峰路片区污水渠箱等越秀水网相连。每当下暴雨,为了避免上述水网积水倒灌导致沿岸水浸,东濠涌大部分闸口都打开,进行泄洪。

  虽说东濠涌已全线截污,但该涌截污管是按照五倍的截留倍数进行设计的,所以最多只能容纳日均25万立方米以下的雨水和污水。所以一下大暴雨,涌里的污水系统便会不堪重负,原本收纳进截污管的污水会从管内的排门跑到东濠涌,整条涌很快就会被染黑。

 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荔枝湾涌、驷马涌等城区内河涌。与东濠涌相比,上述两条河涌由于并未全线揭盖,因此下雨天污染情况就更加严重。以荔枝湾涌为例,该涌上游恩洲南横街一带依然是雨污合流的暗渠。每当暴雨一到,上游街区暗渠一旦无法承受大量的雨水,截污闸便会开闸排涝,大量黑臭污水涌进明涌。

  对策

  深隧排水工程竣工,将缓解降雨压力

  作为国内第一个深层隧道排水工程项目,东濠涌深隧是广州市为有效解决“水浸街”,解决东濠涌黑臭不止的重点工程。竣工后的东濠涌深隧排水系统,当地面浅层供水处理系统无法满足排放要求时,可将降雨全部纳入深隧,进行调蓄,之后再通过深层隧道,泵送到污水处理厂处理。同时,它有很大的过流能力,遇到强降雨,可作为分洪通道,缓解城市内涝,防止截污管内污水倒灌。

  据东濠涌深隧施工现场一名工程师介绍,该工程完全竣工需等到2016年年底,实际交付使用则要等到2017年。